滔滔不息的黄河是我们在时间长河里的精神坐标温故黄河文化,拥抱当下建设未来 来源: 济南时报 2020-07-18 13:

365bet体育投注 秩名 浏览

小编:滔滔不息的黄河是我们在时间长河里的精神坐标温故黄河文化,拥抱当下建设未来

城子崖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东面主入口本版照片均由新时报记者钱欢青摄

龙山文化博物馆展厅内的蛋壳陶杯

“推广大使”钱欢青带您领略黄河文化

从巴颜喀拉山的涓流融为浩汤大河,黄河一路奔流向东,最终在齐鲁之地汇入大海。流经之地,她改变了当地旧有的地理,也孕育起新的文明。城市沿黄而起,浸润大河气息,她的磅礴和敦厚,自有她的时空来处。

四渎之宗,古老文明的孕育者

“中国川原以百数,莫著于四渎,而河为宗。”在《汉书·沟洫志》中,东汉史学家班固如是尊崇黄河。所谓“四渎”,据《尔雅》的记载为“江、河、淮、济”,即长江、黄河、淮水(淮河)、济水。周礼中,天子祭祀的名山大川,便是“五岳”“四渎”。

班固在《汉书·沟洫志》里,细述了自夏以来,百姓如何以黄河之利垦田兴农,耕植收获。在农业生产条件相对简陋的古代,大河平原是难得的生存良地。在漫长的相处岁月里,人们学会了敬畏黄河、安抚黄河。春天“桃花水盛”,黄河容易“羡溢,有填淤反壤之害”。夏禹疏九川,陂九泽,自这之后,人们便利用疏导之法继续引沟通渠,“于齐,则通淄济之间……此渠皆可行舟,有余则用溉,百姓飨其利”。

人们沿黄而居,在日常的生产作息中孕育起中国的古老文明,每一次新工具的发明和改良,每一次新食物的发现和烹煮,每一次让生活更好闪念和行动,都是文明的推动和积累。

中国著名历史地理学家邹逸麟在其著作《千古黄河》中介绍,早先的黄河流域气候温暖湿润、森林茂盛、水草丰满,有利于早期人类采集和狩猎,大约在旧石器时代,这里便已经有了远古人类活动的踪迹。中国境内发现的100余处旧石器时代遗址,70%分布在黄河流域;发现的距今约8000年至3000年的七八千处新时期时代遗址中,绝大部分也分布在黄河流域。

1928年,考古学家吴金鼎前往济南东部的东平陵城调查时,偶然发现了城子崖遗址。经过之后60多年间的数次挖掘,终于确认了相互叠压的三个时期的城址,自下而上分别为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和周代的春秋时期。这是中国学者自己发现和命名的第一个考古学文化,位于章丘的城子崖遗址也被誉为“中国考古胜地”,也是济南唯一一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新时报记者钱欢青曾在《考古,照亮济南历史》一文中介绍过,龙山文化距今约4500年,“上承黄河中下游的仰韶文化和大汶口文化,下启夏代。这一时期是中国古代文明形成的重要时期”,先民们逐渐“脱离氏族社会的躯壳,进入了文明时代”。

城子崖只是黄河下游的一处新石器文化遗址,在黄河沿线还有更多的人类文明。据山东大学专门史专业尹柱角的博士论文《“一山一水一圣人”:文化与文化产业之开发研究》的梳理总结,黄河流域的遗址中还发现了代表旧石器时期的蓝田文化、匼河文化、河套文化、下川文化等,“它们经历了中国古史记载中的燧人氏钻木取火和有巢氏构木以居的社会发展阶段”;而除了龙山文化,黄河流域的新石器文化还有磁山文化、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马家窑文化等,“这里经历了种植农业的出现、动植物驯化发展、陶器制作大量使用、金属冶炼萌发、原始宗教兴起的社会发展阶段”。论文认为,黄河哺育出的“黄河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主体文化,“黄河流域是中国最早进入文明时代的区域”。

可是,黄河从来不炫耀她的历史,只是日复一日,向东奔流。

孔子临河而叹,后世倚河而思

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写了孔子站在黄河岸边的一次感慨:“孔子既不得用与卫,将西见赵简子。至于河而闻窦鸣犊、舜华之死也,临河而叹曰:‘美哉水,洋洋乎!丘不济此,命也夫!’”

关于孔子与黄河的故事不止一个,人们热衷于考据孔子思想中那些提及河川的地点,试图从地理上接近齐鲁儒家文化,而更深层的原因则在于,在人们的潜意识里,齐鲁文化的种种与母亲河——黄河息息相关。“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孔子临水而立,感慨时间如流水,一刻不息,一去不返。后人考据,此“川”为古代的泗水,与黄河也颇有渊源。据资料,泗水源出今天的山东省泗水县,流经曲阜,经兖州南下,在古代为淮河支流。宋代,黄河南泛,夺泗水河道,后来又改道北去,留下黄河故道。

当前网址:https://www.ku-run.com/365bettiyutouzhu/185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