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的抗“灾”志:治水 来源: 眉山日报 2020-04-11 06:32 http://www.yybnet.net

365bet体育投注 秩名 浏览

小编:苏东坡的抗“灾”志:治水

□夏钦

盘点苏东坡历任八州太守时,我们很容易想到治理西湖。但在苏东坡的眼中,对西湖的治理是天时地利人和而已,在徐州抗击洪水才是他引以为傲的政绩,不仅唯一一次因工作得到皇帝发文嘉奖,而且挽救了一座城市居民的生命。

熙宁九年(1076年)十二月,时任密州知州的苏东坡接到朝廷的诏书,转任河中府长官;次年二月,在赴任的途中,改知徐州,四月二十一日到任。四个月后,苏东坡就摊上事了,并且是大事:黄河决口,直接威胁着徐州这座城市的安全。

驿站传来朝廷十万火急的邸报是这样说的:七月十七日,黄河在澶州曹村决口,淹没黄河以南45县、农田30万顷,水漫梁山泊,正通过泗水河道向徐州而来。徐州位于北宋南北险要之地,是黄河入海的下游,京东诸郡的安危都寄托于此。

汴水、泗水绕徐州城而过,年久失修,堤坝沟壑甚多,怎样排泄来势汹涌的黄水呢?面对危在旦夕的城市,苏东坡反复思考防洪战术,最后拿出了兵分两路的方式:对内,加固城墙,以防水灌;对外,发动五千民工修复堤坝,疏通河道,开挖沟渠。在大水围城的前几天,这些工程已基本完成。

接下来,首先是安抚民心,发动群众筑成抗击洪水的钢铁长城。同时,苏东坡安排州府人员,告知城外乡民,凡村庄在低洼处的,务必向高处的山冈转移。

当巨大的洪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徐州城奔涌而来时,大地瞬时一片汪洋,徐州城外,房屋倒塌,树木被连根拔起。“好险!”站在高处着布衣草履的苏东坡看着建筑物在洪水冲击下坍塌,不由万分焦虑。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样的对峙持续了一些日子后,倾盆大雨再次向城墙发起冲击,面对危如累卵的城市和实在无法派出的增援力量,苏东坡走了一步险棋:向武卫营的统领借兵筑堤抗洪。

“徐州城危在旦夕,作为驻地官兵,我们命运休戚与共,希望你们能和老百姓一起抗洪保城!”瓢泼大雨中,千余官兵面对脚穿草鞋、浑身淋透的苏太守大为感动,纷纷主动请缨,“太守犹不避涂潦,吾侪小人效命之秋也。”

在苏太守的指挥调度下,官兵连夜投入到最危险、最脆弱工段的打桩筑堤工作中。最后一条长984丈、宽2丈、高1丈的护城长堤,在最强洪峰抵达之前筑成。千年后,这条长堤成了一条宽阔的大马路,现在的徐州人亲切地称它为“苏堤路”,就像今天杭州和惠州的西湖都有的“苏堤”一样,不仅仅是一种记忆的延续,更是一种美政的颂扬。

对另一处来不及筑堤的风险点,苏东坡在当地经验丰富的渔民指导下,创造性地实施了用上百只公私船只连在一起,在浮动中阻击浪头的抗洪战术。通过调动多方合力,到十月十三日,被围城五十多天的徐州城才算基本解围。而这段时间,苏东坡全天在城墙各处巡视指挥,督促民众取土固堤,数过家门而不入。

苏东坡率领军民抗洪有功,元丰元年(1078年)二月,朝廷下诏表彰,奖励了大量钱粮。在徐州的抗洪抢险,是苏东坡宦海生涯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他多年后身居三品大员要职,上书皇上和太皇太后请辞补外时,唯一谈及自己的政绩。面对举城老百姓奔走相告的欢呼,苏东坡除了引导市民们清淤筑城、生产自救之外,对一座城市的发展和老百姓生计的考虑想得更远。除了把朝廷奖励的钱粮用于增筑外城、筑木护堤以提升城市治理和防御自然灾害能力之外,为了纪念抗洪胜利,次年二月,他还启动在徐州东门城垣上建设一座标志性的建筑,历时半年,筑成一座一百尺高的黄楼。

为让后世子孙记住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苏东坡亲作《奖谕勅记》,令人将皇上“所赐诏书而记其大略,并刻诸石”以警后人。

不仅如此,他还邀请弟弟子由、弟子秦观、陈师道等名流为黄楼作赋写铭,一并刻在黄楼上,其中尤以子由所作的千言《黄楼赋》博得一致好评。从此,黄楼成为苏东坡在徐州功业的一座巍巍丰碑。一座曾经被洪水围困得千疮百孔的城池,有了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标建筑。

今天,徐州市在显红岛以南、故黄河东岸建立起了抗洪石柱五根,分别记述徐州历史上遭遇的五次黄河水患,其中四次均为灭顶之灾,唯有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秋苏东坡率领军民的抗洪,彭城才得以保全。

我们今天站在一千年的时光之外冷静而抽象地复盘苏东坡抗洪的经验时,至少有以下几点是值得肯定的:一是未雨绸缪。在洪峰还没有抵达之前,做好了能做的筑堤防御等基础设施提升和群众转移、豪绅动员等宣讲工作,内部形成合力,不打无准备之战。二是身先士卒。作为一方太守乃徐州最高行政长官,苏东坡与军民一起,靠前指挥,既是指挥员又是运动员,这让习惯了“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思维的全城官兵斗志昂扬,与太守为守一座城市拼尽全力,殊死一搏。三是以民为本。民本精神是苏东坡从政四十年最重要、贯穿始终的政治思想,如果对全城参与抗洪老百姓的冷暖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设身处地去解决,而是一味高压的强制性要求,徐州的抗洪肯定也看不到胜利的曙光。四是创新突破。无论是应急时调动民智想出的用数百船只相连以抵洪水的方式,还是开皇仓放粮的体制机制的突破,都是一种创新,一种担当。正如苏辙在《黄楼赋》中对哥哥子瞻率军民抗洪取得胜利所做的总结一样:水未至而做好迎战准备,故“水至而民不恐”;水既至,则与城共存亡,故“水大至而民不溃”;对城外灾民,则派人抢救赈济,故“得救者无数”;水退后,则不存侥幸,增筑城墙,筑木堤捍之,故“民益亲”。

当前网址:https://www.ku-run.com/365bettiyutouzhu/167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