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机长的“长征” 安全飞行2.5万小时

365bet admin 浏览

小编: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中新网贵阳5月1日电 题:老机长的“长征”安全飞行2.5万小时 作者 周娴 王晨 袁超 穿好反光衣后,中国南方航空贵州航空有限公司机长教员宋玉魁开

 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中新网贵阳5月1日电 题:老机长的“长征”安全飞行2.5万小时

  作者 周娴 王晨 袁超

  穿好反光衣后,中国南方航空贵州航空有限公司机长教员宋玉魁开始进行起飞前的检查。从机头到尾翼,从油箱盖到刹车片……然后,步入飞机驾驶舱,双手熟练地在各种仪器、表盘上游走,确保数据处于正常范围。

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42年,15300多个安全飞行的日夜,2.5万小时的飞行时间,这个飞行时间在我们同龄的机长中并不多,飞了一辈子,即将完成属于我的飞行‘长征’。”宋玉魁说。

  1977年,就读于贵州省遵义市第十一中学的宋玉魁,赶上了全国选拔飞行员,遵义市仅6人入选,他是其中之一。

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宋玉魁对飞机进行检查。 王晨 摄

  “当年我们是以开‘战斗机’的飞行员标准,被招入空军学院的,对视力、身体素质要求严格,竞争也十分激烈,真可谓‘万里挑一’。”宋玉魁回忆说。

  宋玉魁回忆,要成为飞行员,必须经过滑翔运动学校、空军预备学习、航空学校的学习。1978年,技术过硬的宋玉魁,成为滑翔机教员;1980年,宋玉魁成为运-5运输机机长教员;1993年,宋玉魁加入贵州航空公司(南航贵州公司前身),成为一名职业飞行员。

  由于入职门槛高、职业较为特别,飞行员是不少人眼中的“高级职业”。宋玉魁却看的通透,“正是因为飞行员职业要求高,我们就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要对乘客负责。”

  自1977年投身飞行事业后,宋玉魁先后驾驶过滑翔机、初教机、运-5运输机、运-7运输机、波音737-300、737-500、737-700、737-800共八种机型,年平均飞行时间高达950小时,期间未发生过一起安全差错事件。他带过的学员们常开玩笑说,宋玉魁是“开战斗机的技术来开客机”的机长教员。

  虽然有着开“战斗机”的飞行技术,但宋玉魁从不拿旅客的生命安全去“战斗”。

  “作为机长,保证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最重要的,任何情况,都不能铤而走险。”宋玉魁认为,没有安全一切都是空谈。

宋玉魁最早驾驶的滑翔机。 受访者供图

宋玉魁最早驾驶的滑翔机。 受访者供图 

  “可能是‘点子’高吧,飞了几十年,我从没遇到过特别紧急或危险的状况。我希望将这种‘平稳’继续保持下去。”宋玉魁说。

  谈起教员工作,宋玉魁认为,“从机长到教员,是一次重要的角色转换,不仅自己要掌握扎实的技术,最为关键的是如何将技术传授给学员”。

  “老鬼”是宋玉魁的微信用户名,在贵阳方言中,“老鬼”也被用于形容经验丰富、老练精明的人,而宋玉魁正是学员心中的“老鬼”。

  宋玉魁在带飞行员时,主张因材施教和推陈出新,结合飞行中的实际案例,将原本枯燥艰涩的飞机操作技术问题,生动地讲述并传授给学员。宋玉魁专职带飞出40余名优秀的南航飞行员,其中15人已晋级为机长。

  “师父很细心,在飞行全程中从不疏忽任何细节。贵州冬季多凝冻天气,他仔细检查飞机各角落结冰情况,如果看不到高处的情况,他会马上联系机务人员架上梯子去看。这些工作都做完,还要和副驾驶再互相检查一遍,绝不让自己执飞的航班出现一次‘带冰飞行’。”宋玉魁的学员们说,师父的一双“火眼金睛”能消融“冰雪霜”。

  “其实不管是飞行‘老鬼’或是‘新手’,都要坚守‘安全高于一切’这条底线,过硬的技术是飞行安全的保障。”宋玉魁说,在教导学员的过程中要结合每个人的性格特点和实际水平因人施教,既要敢对新人“放手”也要“严控”。

  “感觉大家挺怕我的,我比较严格,皮肤又很黑,又不爱笑。”宋玉魁笑着说。

当前网址:https://www.ku-run.com/365bet/682.html

 
你可能喜欢的: